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网站首页 |
纪念馆概览
|
资讯报道
|
陈列展览
|
名垂青史
|
体验项目
|
馆区景观
|
服务导航
| 参观留言 | 招商引资
 
资讯报道
纪念馆新闻
新闻报道
血色记忆
抗日秘闻
抗日战场
馆务记事
馆內活动
纪念馆视频新闻
郑州恒科实业有限公司留言:
    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共建小康社会,重现中国梦。
 
四川成都房车协会陈枚泰留言:
    今天观看展览,使我们了解了解放区革命先烈们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的英雄事迹,使我们生活在抗日大后方的人民感到无比自豪。
    今天生活在幸福日子里,感到无尚幸福和自在。
    我们向豫西抗日的英雄人民致敬!
 
王振江(原巩义市人大主任)留言:
    碧血千秋   名垂青史
 
登封老促会参观团留言:
    登封、巩义相邻,豫西抗日同心。
 
观众 荣彬留言:
    中岳嵩山,天心地胆,主席威云镇佑配天,光照日月,宇宙具瞻,四海升平,万民同欢。
 
观众 始一东留言:
    铭记历史  勿忘国耻
 
郑州市发改委滕争科留言:
    牢记国耻  勿忘责任
 
观众 王海燕留言:
    中国共产党是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中流砥柱,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郑州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留言:
    发扬抗日精神,增强民族责任感,建设民主富强祖国。
 
 
 
资讯报道

中国劳工最怕侵华日军使用的最恐怖酷刑(图)
2011-08-31 20:46:22


    78年前,一次军事冲突拉开了日本帝国主义全面侵华的序幕。这次事件爆发后的几年内,东北三省全部被日本关东军占领,因此被中国民众视为国耻,直至今日,九月十八日在许多场合都被称为“国耻日”。在国际上,这起事件经常与纳粹德国的国会纵火案相提并论。
 
    在这场中国人民勇敢抗击侵略者的战争中,日军不仅奉行“杀光烧光抢光”的“三光政策”,残忍的屠杀中国军民,更是“缔造”了一支堪称史上最没人性的部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
 
    1981年11月,日本著名作家森村诚一所著《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揭秘》一书在日本出版发行。作者倾尽十多年心力,冒着生命危险采访了原731部队人员,还越洋渡海前往美国,费尽周折挖掘出美国、日本等密不外宣的大量档案资料,并赴中国进行现场查证,彻底揭开了关东军满洲731细菌战部队在中国进行活体实验以及细菌战的恐怖的全貌,引起了国际社会的极大震惊。
 
    78年后的今天,当我们翻开由学苑出版社出版的中译本《恶魔的饱食--日本731细菌战部队揭秘》时,一个个被掩盖了多年的真相让人震惊不已。其中,有着多种超出人类现象极限的恐怖酷刑....
 
    “731部队为了彻底控制中国人,推行‘恐怖政治''''。这种恐怖政治的执行机关,是设在距731部队北门约半里处的叫‘衙门院''''的刑讯所。‘衙门院''''是政府机关的意思。我想讲一讲在那里是干什么事的。
 
    “‘衙门院''''设在老虎屯村庄。老虎屯(老五屯)是劳务班的意思,原来叫正黄旗五屯。从外表看,是一幢普通的民房:围着土墙,屋顶上长着草,平房。我奉命去修理房子,曾进过一次屋。房子东西长约7米,南北宽6米。共有五间房。有一间是把两间屋打掉隔板合为一间,是劳务班的办公室,其他四间屋都放着许多拷问时用的刑具。
 


    “中国劳工最怕的是‘箱床刑''''。这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刑罚呢?
 
    “在‘衙门院''''的一间屋里放着一张木床,在床的两边手脚相应的位置上安装有铁环。让犯人仰面躺在木床上,用铁环把手脚固定起来,然后用绳子捆在床上。
 
    “在枕头的位置把人头套在一个木箱里,使整个头固定起来。当犯人的头放入木箱之后,审讯人就用水桶往犯人脸上泼水,木箱中的水越来越多,接近了鼻子和嘴;再往里倒水,水位就越过了鼻子和嘴,想抬头,头部已被木箱口卡住,成了枷锁,手脚和身体也被固定在床上,所以根本无法动弹。
 
    “当水位升至脸的高度时,犯人连水带空气一起吸入,就猛烈地呛起来,一呛水就灌了进去……然后审讯者再往里倒水。这样反复下去,犯人就失去了知觉。这时,让犯人从床上下来,使之苏醒过来。使用这种方法,可以使犯人遭受异常的痛苦,但是不会使犯人的身体受伤(不会妨碍劳动)。其目的不是杀死中国劳工,而是通过恐怖使之顺从。
 
    “凡劳工缺勤三天以上者,不管什么原因,就罚以‘箱床刑''''。由于执行这种刑罚的人很多,所以床上的铁环一点铁锈也没有,被磨得闪闪发亮。这种刑罚的效果,很明显,缺勤的人少了。”
 
    在白的证词中讲到的“箱床刑”是在江户时代以前,日本曾使用过“泡水刑”的发展。“泡水刑”是把囚犯捆绑在梯子上,然后连梯子带人慢慢地往深水池里放。开始时,囚犯闭着嘴忍受,但每呼吸一次,就得喝一口水,一会儿,肚子就胀起来,然后把梯子提上来倒挂,让囚犯往外吐水。
 
    731部队的“箱床刑”用少量的水给犯人极大的痛苦,可以说,这比“泡水刑”更“科学”。本书前面提到的扔到粪池里,也是日本早期使用过的“粪刑”的一种。
 
    “无论是刑具床还是木箱,都由日本人设计,由中国木匠去做。被拷问的中国人或看过这种刑具的中国人都憎恨731部队人员,除此之外,还有许多中国人遭到731部队人员的暴行。
 
    “有一位姓邢的年岁较大的中国劳工,由于口吃,在卫兵所被责问时未能流畅地做出回答,被毒打得不省人事了,还被穿着带铁钉的长靴摧残。


    “有位叫孙继功的人,为了寻找丢失的猪来到老虎屯,那里有不少猪圈。当他正在寻找自己的猪时,被731部队的工藤发现了,工藤硬说孙继功来偷猪,举枪顶着他的头部,勾扳机做出要射击的姿势。孙虽免于一死,但由于惊吓过度,精神失常,不久死亡。
 
    “三屯还有一位叫姜风明,他因迷路走进731部队的‘禁区''''而被捕。他遭受了‘箱床刑'''',得了神经病,一辈子也没有治好。”

 

 

 
版权所有© 豫西抗日根据地纪念馆 豫ICP备13003312
0371-64188788 18737168899(散客) 0371-8596 9701 13938567746(团体)
地址:巩义市新中镇新中村 柏茂庄园内 技术支持:智多星网站建设管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