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网站首页 |
纪念馆概览
|
资讯报道
|
陈列展览
|
名垂青史
|
体验项目
|
馆区景观
|
服务导航
| 参观留言 | 招商引资
 
资讯报道
纪念馆新闻
新闻报道
血色记忆
抗日秘闻
抗日战场
馆务记事
馆內活动
纪念馆视频新闻
郑州恒科实业有限公司留言:
    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共建小康社会,重现中国梦。
 
四川成都房车协会陈枚泰留言:
    今天观看展览,使我们了解了解放区革命先烈们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的英雄事迹,使我们生活在抗日大后方的人民感到无比自豪。
    今天生活在幸福日子里,感到无尚幸福和自在。
    我们向豫西抗日的英雄人民致敬!
 
王振江(原巩义市人大主任)留言:
    碧血千秋   名垂青史
 
登封老促会参观团留言:
    登封、巩义相邻,豫西抗日同心。
 
观众 荣彬留言:
    中岳嵩山,天心地胆,主席威云镇佑配天,光照日月,宇宙具瞻,四海升平,万民同欢。
 
观众 始一东留言:
    铭记历史  勿忘国耻
 
郑州市发改委滕争科留言:
    牢记国耻  勿忘责任
 
观众 王海燕留言:
    中国共产党是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中流砥柱,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郑州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留言:
    发扬抗日精神,增强民族责任感,建设民主富强祖国。
 
 
 
资讯报道

抗日十大战役之武汉会战
2011-08-31 20:39:04
      1938年6月至10月,抗日战争中最大规模的战役之一———武汉会战爆发。凶顽的日军企图以一役之功,击溃中国军队的主力,逼迫中国投降。纵横千里的战线上,中日两军激战4个多月。中国军队动员了129个师、30余艘舰艇、约200多架飞机、近100万人参战;日军共14个师团、120余艘舰艇、300 余架飞机,计25万人参战。最终武汉沦陷,日军伤亡在4万以上,中国军队伤亡20万人。

      这次会战虽以放弃武汉告终,但使日军力量受到很大消耗,而后无力进行大规模的战略进攻。日军歼灭中国军队主力、迫使中国投降的战略企图破产,抗日战争从此进入相持阶段。不仅如此,武汉会战有力地牵制了日本陆军的主力,使其无法抽调兵力和战略资源支援当时日本关东军和苏联红军在张鼓峰的战役,最终使日本不得不放弃武力进攻苏联的所谓“北进”计划,这对于整个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进程产生了重大的影响。

参军就为四个字:国恨家仇

采访时间:2005年4月16日

采访地点:湖北省武汉市

见证人:陈南坡 男,1916年生,江苏江阴人。1937年全国抗战爆发后,携妻子溯江逃难。1938年初在武汉应征参军,任国民政府田家镇工程处军政部城塞局中尉科员。1939年后在贵州安顺陆军军医学校总务股任职至少校股长,1943年复员。

■看到军政部在招人,我热血一涌,就报名参了军,当时面试官问我为啥参军,我就四个字:国恨家仇

上海打仗之后,我和新婚不久的妻子随着逃难的人流离开家乡,经镇江、南京、芜湖,1938年初快过年时才到汉口。这时收到家乡来信,母亲在街上卖咸货时被日机扫射而死,一个舅舅也在日军随后不久的清乡中被刺死。
看到信我非常难过,怕人看见自己流泪,我就往澡堂子里跑,那里可以尽情地大哭一场。这时钱也花完了,我上街找工作时,到处都是“保卫大武汉”的标语,经常有游行的队伍。在汉口江汉路,看到军政部在招人,我热血一涌,就报名参了军,当时面试官问我为啥参军,我就四个字:国恨家仇!因为念过高中,就被分配到军政部城塞局田家镇工程处做财会,授衔中尉。

去武昌来回三天路程,我走之前已经抱定了为国牺牲的念头

田家镇要塞位于长江北岸,是扼守武汉的门户。当时要塞正在紧张加固,目的是建成最完备的国防工事来抗击日本人。工程需要大量钢材水泥。4月间有一批运输任务,要带领100多艘船只到武昌运建筑物资,我想都没想自告奋勇地要求带队。这时长江上空有敌机盘旋,江面上还有我军布置的大量水雷,去武昌来回三天路程,异常艰苦也很险恶。我走之前已经抱定了为国牺牲的念头。当时每船配有两个士兵,我在领头船上指挥整个船队,并且在出发前对全体士兵做了动员。
在去的路上,出现了最大的险情。几架日本飞机发现了船队,在低空盘旋,飞得很低,也就三四层楼高,太阳旗和小日本的脸看得清清楚楚,飞机里的日本兵就打着手势要我们打开舱板。我一气愤,真想拿起冲锋枪扫他一梭子,没想到船老大给我跪了下来,说是千万不要开枪。他这一跪让我冷静下来,觉得大局为重,完成任务要紧,一开枪这次任务就整个泡汤了。于是我让船老大打开舱板,是空的,日机盘旋了几圈没啥收获就飞走了。回程时相当顺利,下江顺风半天就到了,物资很快被卸下,投入紧张建设。
在田家镇的工作相当辛苦,晚上睡觉时也常被炮声惊醒,吃饭时得用整张牛皮纸把菜给覆盖着,不然旁边落下来的土扬起来。那时大家只想着早点把工事建好,好打日本人。几个月后,日军进攻田家镇,这些钢筋混凝土的家伙让鬼子吃足了苦头。

我的四挺机关枪同时开火

采访时间:2005年4月15日

采访地点:湖北监利

见证人:吴鼎臣 男,1915年生,1933年考入杭州笕桥航空学校,1936年10月毕业,编入第四战斗机大队第二十二中队任飞行员。1937年8月15日南京空战击落日机一架,1938年2月18日参加武汉空战击落日机一架。

■敌机果真以为我的战机害怕了,也跟着我的战机转起了弯子

1938年2月18日,武汉地区晴空万里。那天,我和其他担任警戒任务的飞行员寸步不离各自的战机,就连中午吃饭都是在各自的机翼下面蹲着吃,就在我吃完饭准备进入机舱休息一会儿的时候,突然间空袭警报长鸣,我们立即登上战机做好起飞的准备。

随着三颗红色信号弹的升空,在代大队长李桂丹的率领下,我们四大队所属的二十一、二十二、二十三中队立即全部起飞,迎战敌机。当我们升高到2000米高度时,就发现大批日机已逼近武汉东南部上空。我第二十二、二十三中队担任主攻,第二十一中队负责掩护。顷刻间,一场激烈的空战打响了。就在我的飞机升高到 3000米的高度时,一架日军96式战斗机居高临下向我俯冲下来,想咬住我的飞机尾部实施攻击。

由于手中驾驶着性能优越的E-15战斗机,我心里一点也不慌张,开始慢慢地在空中兜圈子,并故意做出躲避敌机射击的样子,引诱敌机上当。敌机果真以为我的战机害怕了,也跟着我的战机转起了弯子。突然,我以最小半径的急速转弯,猛地转到日机的尾巴后面。惊慌失措的敌机发觉上了当,猛升、猛降、急转弯,使出吃奶的本领想挽回劣势局面。说时迟那时快,我的四挺机关枪同时开火,眼看着敌机飞行员的脑袋蔫在一边,刚才还嚣张得不可一世的日机此刻拖着长长的浓烟,翻转着向前下方坠落下去。

二一八空战,从战斗打响到结束,只进行了12分钟,共击落敌机12架,四大队损失飞机5架。二一八空战的中国空军的胜利,大长了中国军民抗击日寇的士气。过了几天,那些被我们击落的敌机残骸被放在汉口中山公园大门外,武汉百姓扶老携幼争相前来观看,照相留念。

■由于惯性,大火烧在了我的面部和颈部,情况十分危急,我只得弃机跳伞

4月29日,是日本天长节,即日本昭和天皇的生日。日军企图在一天之内一举消灭驻武汉的中国空军主力,向天皇祝寿。殊不知,日军的意图早已被中国空军所获悉。中国空军在4月20日击落一架前来武汉上空进行侦察的日机,在死去的飞行员身上搜出了一个笔记本,上面披露了日军29日空袭武汉的重要情报。在与苏联志愿航空队研究部署后,我们做好了充分的战斗准备。

在那天的空战中,我和陈怀民担任总领队刘宗武副大队长的僚机,突出在大队的最前端。战斗一打响,我就遭遇3架敌机对我进行包围攻击,我照顾了这一架,就顾不上另外两架。突然间,一串子弹打得我的坐椅背叮当响。这下我反倒镇静了许多,真没想到我刚刚安装的自制钢板椅背救了我一命。我沉住气准备寻找机会先击落其中一架再说。不料,又一梭子弹从我的侧面扫射过来。立刻我的战机被打中起火。由于惯性,大火烧在了我的面部和颈部,情况十分危急,我只得弃机跳伞,降落在武昌徐家棚附近的水田里,落地后才感觉到脸上、身上一阵阵灼疼。

当地的老百姓得知我是中国空军飞行员后,立即取来扁担、绳子和门板做了副临时担架,抬着我准备护送过江。走了约一里路,遇到了开车前来巡查路况的粤汉铁路的一位段长,当听说我是负伤的中国空军人员,急忙将我扶上车,将我送到粤汉铁路医院进行急救包扎。后来知道,四二九空战我们一举击落日机21架,而自己仅损失战机2架,负伤3架。

惨烈得一天打光一个师

采访时间:2005年5月16日

采访地点:江苏省南京市

见证人:李承勋 男,1917出生,黄埔14期,武汉会战时先为战干团学生,后为新十五师四十三团机枪连指导员,苦战江西修水黄沙桥。现为政协南京市白下区委员、民革南京市委员。

■通过这些伤员,我得知,前方打得非常惨烈,有时一天一个师就没了

8月间,我们战干团的学生从武汉撤出,穿着草鞋步行,途中日机不断地轰炸,再加上天气湿热,走得十分艰苦。我们每天徒步行军60至80里,有时还要日行 120里。在路上,我生了重病,处在半昏迷状态,被大家连扶带背地送到沙市第二陆军医院。这家医院是一所武汉会战的后方医院。在医院里,我边治病,边帮助护理大批从武汉前线紧急送来的伤员。通过这些伤员,我得知,前方打得非常惨烈,有时一天一个师就没了。

伤好后,我找到了在江西省武宁县澧溪镇的新十五师要求作战,被任命为四十三团一营机枪连指导员。当时,日军赶往武汉的大批援军都要经过新十五师的防区,我们的任务就是阻击这些日军,为保卫武汉的部队减轻压力。几天后,部队向武宁县以北出发,进击日军。大约在第二天上午8时左右到达一个名叫苦竹尖的谷口。突然,前方传来枪声,各连立即抢占高地,战士们的掩体工事还没有挖好,双方火力就接触上了。

■在黄沙桥苦战三昼夜,这是武汉会战期间,我所经历的最危险的时候

我在连队战壕里与黄连长及排长并肩战斗。打到中午,炊事班送来的饭菜都冻得无法下咽,大家只好用壕沟中的积水泡饭吃,沟水与血水混合在一起,很难闻。大约在中午时分,五连连长受了重伤,我见他腹部中弹,当时面色惨白,他两眼无神地向我望望。没多久,他就牺牲了。

通过苦竹尖一战,我们机枪连损失很大。我们继续行军,寻找增援武汉的日军大部队决战。当我们来到修水县以南40里处的黄沙桥附近山坡时,突然两边高地机枪声大作。四十三团被包围了,我们被围在纵横约二三里的起伏不平的山坡地带。这里的地形对我们很不利,日军占据高地,火力已经封锁了我们的前后退路。

当时,四十三团陈国宾团长正在生病,担架抬着,无力指挥部队,便决定由第一营徐营长指挥作战。各连在山坡洼地里迅速抢占有利地形,对高地敌军进行猛烈回击,我们还用迫击炮轰击敌人阵地。各连战士所带粮食差不多用光了。幸好,我们在山坡洼地里挖出来一些大冬瓜,靠着这些冬瓜,我们与日军再次展开激战。

在黄沙桥苦战三昼夜,这是武汉会战期间,我所经历的最危险的时候。后来听说,我们师阻击增援武汉的日军都是机械化程度很高的部队,尽管我们没有完全阻击住,但我们延缓了他们的进攻时间,为武汉会战做出了贡献。

话外音

白崇禧在其回忆录中曾经提到,他向蒋介石介绍毛泽东刚刚发表的《论持久战》,认为这是克敌制胜的最高战略方针,并获得了蒋介石的认同。在蒋介石的支持下,白崇禧将《论持久战》的精神归纳成“积小胜为大胜,以空间换时间”,由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通令全国,作为抗日战争中的战略指导思想,在战略上保证了武汉会战最终实现作战目的。

来源:新华网

 
版权所有© 豫西抗日根据地纪念馆 豫ICP备13003312
0371-64188788 18737168899(散客) 0371-8596 9701 13938567746(团体)
地址:巩义市新中镇新中村 柏茂庄园内 技术支持:智多星网站建设管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