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网站首页 |
纪念馆概览
|
资讯报道
|
陈列展览
|
名垂青史
|
体验项目
|
馆区景观
|
服务导航
| 参观留言 | 招商引资
 
资讯报道
纪念馆新闻
新闻报道
血色记忆
抗日秘闻
抗日战场
馆务记事
馆內活动
纪念馆视频新闻
郑州恒科实业有限公司留言:
    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共建小康社会,重现中国梦。
 
四川成都房车协会陈枚泰留言:
    今天观看展览,使我们了解了解放区革命先烈们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的英雄事迹,使我们生活在抗日大后方的人民感到无比自豪。
    今天生活在幸福日子里,感到无尚幸福和自在。
    我们向豫西抗日的英雄人民致敬!
 
王振江(原巩义市人大主任)留言:
    碧血千秋   名垂青史
 
登封老促会参观团留言:
    登封、巩义相邻,豫西抗日同心。
 
观众 荣彬留言:
    中岳嵩山,天心地胆,主席威云镇佑配天,光照日月,宇宙具瞻,四海升平,万民同欢。
 
观众 始一东留言:
    铭记历史  勿忘国耻
 
郑州市发改委滕争科留言:
    牢记国耻  勿忘责任
 
观众 王海燕留言:
    中国共产党是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中流砥柱,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郑州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留言:
    发扬抗日精神,增强民族责任感,建设民主富强祖国。
 
 
 
资讯报道

抗日十大战役之平型关大捷
2011-08-31 20:38:04

      1937年9月25日,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人民军队取得抗战以来第一个重要胜利——平型关大捷。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在山西省灵丘县西南的平型关附近伏击日军坂垣征四郎第五师团21旅团一部,击毙日军1000余人,击毁其全部辎重车辆,打破了日军不可战胜的神话。

平型关大捷

      卢沟桥事变后,日军一度很少遇到有效抵抗,长驱直入,引起了国人一片恐慌,一时间“亡国论”甚嚣尘上。

      1937年9月25日,由中央红军主力改编而成的八路军一一五师首次亮相,就打出一个大胜仗,这就是著名的平型关大捷。

      参加过平型关战斗的老八路对日军的骄纵都留下了深刻印象:日军刚进入他们的埋伏圈时,趾高气扬,目空一切,甚至在平型关这样的险要地形都不派出人员侦察搜索,像是逛公园一样大摇大摆地前进。

当枪声响起,日军惊慌失措,队伍顿时乱了阵脚。

      聂荣臻元帅后来在总结平型关战斗经验时指出,从根本上讲,这胜利是由于我们党坚决抗日的政治路线所决定的。八路军东渡以来,官兵士气高涨……另外,从指挥上讲,八路军选择了有利地形,居高临下,两面夹击,在狭窄的山谷给敌人以突然袭击,使它的装备优势无法发挥……

      天时,地利,人和,使八路军在平型关取得了关键性的胜利。这次胜利,不仅打破了日本“皇军”所谓不可战胜的神话,更为全国抗战增添了勇气和力量。

这一仗专治“恐日病”

采访时间:2005年5月14日

采访地点:北京西单

见证人:李水清 男,1917年出生于江西省吉水县阜田镇水南村。1930年8月参加中国工农红军,参加了一至五次反“围剿”和二万五千里长征,是长征中强渡大渡河、飞夺泸定桥的亲历者。抗日战争时期,参加了平型关大战和百团大战。解放战争时期,参加了平津战役、太原战役。在共和国开国大典的阅兵式上,他是受阅部队中的陆军师长。曾任第一机械工业部部长、南京军区第一副司令员、第二炮兵司令员等职务。1955年,被授予少将军衔。在平型关战斗中,李水清任一一五师独立团三营的教导员,参加了腰站阻击战。

 ■抗日路上,阎锡山要我们步行绕过太原城,我们没听他那一套

      1937年8月20日,我所在的红一师奉中央军委命令,在陕西省三原县云阳镇改编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独立团。整编尚未就绪,即于22日开赴华北抗日前线,向晋东北挺进。官兵们冒着秋风夜雨,踏着泥泞弯曲的山路,向同蒲路急进。到达侯马车站后,八路军要求阎锡山让部队坐火车继续北上,但他却不肯答应。

      原红一师师长杨成武指派我营去拦截国民党的火车,阎锡山被迫同意我们乘车,但又怕我们占领太原城,非让八路军在距太原城80华里的地方下车,步行绕过太原城80华里后再坐火车北上。我们没有听他那一套,乘车直奔太原城。为显示我们确实是真心北上抗日,并不是要占领太原的诚意,上级规定所有人员一律不准下车。部队在晋北原平车站下车后,又奉命向长城重要隘口平型关以西大营镇前进。

      聂荣臻在动员会上说:这是我们改编后的八路军首战平型关,这一仗必须打好,必须打胜,要打出八路军的威风来,以振奋全国人民的抗日热情和决心。当时大家情绪非常高涨,全场热烈鼓掌。聂荣臻最后特别强调说:“ 这是我们同日本侵略者第一次交锋。明天面临的将是一场恶战,大家必须做好充分准备。我们要利用这么好的地形居高临下,狠狠打击气焰嚣张的敌人!”

      平型关是山西东北部与河北毗邻的古长城的重要隘口,扼守灵丘、涞源,地势极为险要,历来为兵家必争之地。为了打好出师第一仗,一一五师专门在灵丘县上寨镇学校召开营以上干部动员大会。

      我当时任独立团三营教导员,也参加了这次重要会议。师长林彪首先介绍了日军由灵丘西进情况和兵力部署,以三四三旅所属的六八五团、六八六团在小寨村至老爷庙地区歼灭日军主力;以三四四旅所属的六八七团在东河南至韩家湾一线阻击日寇援军;以六八八团为师预备队,以师属独立团、骑兵营在灵丘至涞源间和灵丘至广灵间阻敌增援,保障师侧翼安全……最后他说,我们要在平型关附近打个大胜仗。

      从师里回来,我与营长龙水文立即对全营进行战斗动员。营长布置战斗任务后,我动员说:同志们,狠狠打击日本鬼子的时候到了。现在,“恐日病”和“亡国论”到处流行,党中央和全国人民都盼望我们八路军出师后打好第一仗。这一仗打好了,全国人民就有信心打败日本鬼子。

      做好动员后,冒着寒气袭人的秋雨,我和营长率领部队急行前进,在上级规定的时间提前到达灵丘、涞源之间的“腰站”地区。

■我肚子上感觉一热,低头看,鲜血已经冒出来,我中弹了

      24日下午4时,我们接到敌情通报,日军一个联队,自河北涞源向腰站、平型关前进。

      25日一大早,东方刚刚发亮,阵阵漫卷的山雾便飘过来,雾越来越浓,几米外就看不见人,挡住了战士们远望的视线,给阻击带来很大困难。我们当即决定派出一个班潜伏到路旁观察敌情,其余人员抓紧进行战斗准备。

      此时,敌军联队已经赶到。数倍于我的敌军已占据隘口居高临下,地势对我们很不利。要想阻止住敌人,只有夺占隘口。我们将情况报告给团部立即得到批准。团里还让一营从右翼策应我们,包抄隘口。

      7时左右,烟消雾散,峰峦、岩石、沟谷、树林清晰地展现在我们眼前。不一会儿,我看到日本鬼子走出隘口,便拿起望远镜全神贯注地死盯着敌人的行动。敌人离我们越来越近,我心里默默计算着:100米、50米、30米。

      指战员们越战越勇、越战越强,喊杀声、枪炮声震耳欲聋。日本鬼子的数架飞机开始在空中盘旋俯冲狂轰滥炸。就在这个紧要关头,一个满身泥污的大汉挥动着驳壳枪高喊:“冲啊!”便率先跃出战壕,向敌人冲去。我一看,是七连连长张德仁,他是湖南人,很有战斗经验,机灵又勇敢。战士们与敌人展开了肉搏战。刚消灭隘口敌人时,这位英雄连长不幸中弹,临死前他摇晃着身子,扑向日本鬼子拉响了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

      看到自己的兄弟们倒下,全营官兵更加义无反顾奋力杀敌。我高喊着:同志们!八连、九连都已经杀到隘口了,平型关战斗已经打响了,胜利是属于我们的!我带领战士们继续往前冲,当冲到一块大石头前时,我肚子上感觉一热,低头看,鲜血已经冒出来,我中弹了。通讯员用一块卫生带替我把肚子缠起来,我没有停下来,继续带着大家往前冲。七连战士看我负伤前进,都奋力喊着:杀啊!冲啊!更加奋勇地杀向敌人。

■激战至下午4时,传来平型关大捷胜利的捷报

      日本鬼子自踏上中国的土地,大概是第一次遇到如此顽强的军队,不觉中害怕退缩了,由开始的疯狂进攻改变为且战且退。

      八连杀到离隘口不远的山头后,营长命令八连一排长率领全排从陡峭的悬崖攀上去,消灭山上的敌人。一排长性格刚强,脸上长有麻子,是个不怕死的猛打猛冲的英雄,战士们乐意跟他开玩笑,都叫他“麻排长”。他为人和气,并不在意,别人叫他“麻排长”时,他都是“嘿嘿”一笑。

      他领着战士们攀上去细看,日本鬼子聚集在隘口后面的山洼里,有的吃干粮喝水,有的整理行装,可能要准备出击。“麻排长”一看,这么多敌人,我们怎么跟他们战斗?看来只有冲进敌群与他们短兵相接了,他手一挥,轻轻喊一声“上!”战士们跟随他杀进敌群,一阵突如其来的火力,打得敌人一时没搞明白怎么回事。

      激战一阵后,一排长眼看寡不敌众,便命令战士们撤下山去。战士们见他不撤,大家也不撤。他一急下了死命令,要战士们立即撤退,他来掩护。结果他壮烈牺牲,其余战士都撤下了山。

      激战至下午4时左右,传来平型关胜利的捷报,指战员们激情振奋,斗志倍增。我七连、八连、九连几乎同时杀到隘口,一营已迂回到敌人侧翼,与我营同时发起冲击。敌人在我前后夹击下,丢下大批武器弹药、物资等,狼狈逃回涞源城。

      首战平型关之腰站阻击战,我终身难忘。在这次战斗中我第一次负了伤,也是我第一次参加抗日作战。

逐个窑洞“挖”鬼子

采访时间:2005年3月18日

采访地点:北京军区装备部司令部干休所71号

见证人:强勇 男,1923年出生于山西子长县。1934年参加红军。平型关战斗中,在一一五师主攻团六八六团团部当司号员。退休前任北京军区装甲兵技术部副部长。

■指挥所就设在老爷庙后面的山上,指挥所很简单,也不构筑工事,团指挥员在哪儿,哪儿就是指挥所

     1937年,红军主力改编成八路军,我被编在八路军一一五师六八六团。改编还没有完全结束,我们的部队就奉命开往山西,先在风陵渡口过了黄河,步行到侯马,坐火车到原平,再步行到大营镇集结。

      9月24日大约是临近黄昏时出发的,急行军前往平型关,上级命令拂晓前必须到达指定的埋伏地点。我们冒雨前行,雨下得太大,一路上到处都是大大小小的山洪。那年我才14岁,身体也不是十分健壮,每次遇到山洪河沟时,害怕被洪水冲走,我就使劲拽住马尾巴,紧跟着部队前进。

      天亮前,我们到了平型关。六八六团是平型关战斗的主攻团,团指挥所就设在老爷庙后面的山上,也不构筑工事,团长到哪儿,哪儿就是指挥所,指挥所随着战斗的转移而转移。

      当时我们的团长是李天佑,副团长是杨勇,参谋长是彭雄。打平型关那天,我和我们团部的司号长杜席斌同志一步不离地跟在团首长身边,随时听从指挥员下达的战斗命令。

      部队全部埋伏好不久,日军毫无警觉、大摇大摆地沿着公路向平型关开来,进入了我们的埋伏圈。团首长一声令下,司号长和我吹响了冲锋号,全线就打响了,日军没有反应过来。从山上往下看,他们的队伍当时就乱了。

■被打散的敌人躲在窑洞里不出来,我们的战士就一个窑洞一个窑洞地找

      打了整整一天,快黄昏时,战斗基本结束了,但是山下的敌人仍然在顽强抵抗。日本的武士道精神真是疯狂。我们把他们的队伍打散了,河沟岔子里到处都是他们的人,一股股的。我们的战士们就一股股地打他们,他们死不投降,被打散之后,就隐蔽起来,继续抵抗。

      山沟里有很多空窑洞,其实就是黄土墙上挖个洞,也不知道老百姓拿它做什么,反正挺多的。被打散的敌人就躲在窑洞里不出来,我们的战士就一个窑洞一个窑洞地找。

      那时候团部与营部传达命令除了有军号,还有手摇电话。打仗之前,通讯员背着一捆一捆的电线,把线接起来,接上电话,就能联系上了。

话外音

      抗战初期,八路军指挥员的抗战热情十分高涨,一心打大仗。平型关一仗,虽然歼敌1000多人,红军的伤亡也有五六百人。当时红军总共三万多人,照这么打下去,肯定是不行的;另外,一交手,日军很明显是一支训练有素的队伍。所以,一部分指挥员通过平型关大捷,认识到毛泽东提出的山地游击战方针无疑是十分正确的。

来源:新华网

 

 
版权所有© 豫西抗日根据地纪念馆 豫ICP备13003312
0371-64188788 18737168899(散客) 0371-8596 9701 13938567746(团体)
地址:巩义市新中镇新中村 柏茂庄园内 技术支持:智多星网站建设管理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