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设为首页 | 添加收藏
网站首页 |
纪念馆概览
|
资讯报道
|
陈列展览
|
名垂青史
|
体验项目
|
馆区景观
|
服务导航
| 参观留言 | 招商引资
 
资讯报道
纪念馆新闻
新闻报道
血色记忆
抗日秘闻
抗日战场
馆务记事
馆內活动
纪念馆视频新闻
郑州恒科实业有限公司留言:
    弘扬爱国主义精神,共建小康社会,重现中国梦。
 
四川成都房车协会陈枚泰留言:
    今天观看展览,使我们了解了解放区革命先烈们艰苦卓绝的抗日斗争的英雄事迹,使我们生活在抗日大后方的人民感到无比自豪。
    今天生活在幸福日子里,感到无尚幸福和自在。
    我们向豫西抗日的英雄人民致敬!
 
王振江(原巩义市人大主任)留言:
    碧血千秋   名垂青史
 
登封老促会参观团留言:
    登封、巩义相邻,豫西抗日同心。
 
观众 荣彬留言:
    中岳嵩山,天心地胆,主席威云镇佑配天,光照日月,宇宙具瞻,四海升平,万民同欢。
 
观众 始一东留言:
    铭记历史  勿忘国耻
 
郑州市发改委滕争科留言:
    牢记国耻  勿忘责任
 
观众 王海燕留言:
    中国共产党是抗击日本侵略者的中流砥柱,为抗日战争的胜利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
 
郑州市第二建筑工程公司留言:
    发扬抗日精神,增强民族责任感,建设民主富强祖国。
 
 
 
资讯报道

抗日十大战役之百团大战
2011-08-31 20:37:57
         百团大战是抗日战争中八路军发动的规模最大、持续时间最长的带有战略性的进攻战役。

      日军在遭受打击后惊呼:“对华北应有再认识!”从这以后,日军开始真正研究中国的敌后抗日武装,并从正面战场抽调大批部队对华北各抗日根据地反复扫荡、清乡。当然,日军想“ 肃清后方”的愿望并没有最终实现,“地雷战”、“地道战”、“大生产运动”等一系列新概念,从这一时期开始出现在战争辞典里。

      1940年8月开始的百团大战分三个阶段:第一阶段(8月20日-9月20日),以正太铁路为重点,进行交通总破击战;第二阶段(9月20日-10月上旬),继续破击日军交通线,重点攻占交通线两侧和深入根据地内的日军据点;第三阶段(1940年10月6日-1941年1月24日),反击日军的报复“扫荡”。

      百团大战的总指挥彭德怀,10多年后在朝鲜半岛指挥千军万马又打了另外一场抗击侵略的战争,依然取得了重大胜利。

受伤的小腿能伸进拳头

访时间:2005年4月18日

采访地点:石家庄市平安南大街76号

见证人:查振海 男,1922年生,河北邯郸魏县人,一生负过24次伤。1937年参加革命,百团大战时任侦察排长。

■“侦察员的脑子里边要像个地图一样……要是说不清就马上再重新侦察”

      我们接到命令时,大概是百团大战开始前一个多月,当时不知道是百团大战,但已经开始做准备了。

当时我在一二九师新九旅任侦察排长。我们打仗的那个地方,现在叫安阳,过去叫彰得府(音),是沿那片铁路的好多部队一起打的。

由于我们跟各地群众的口音不同,穿的衣服不同,所以我们侦察员经常换衣服,穿上群众的衣服,带上群众劳动的工具,化装成群众,还要学当地的口音。如到了河南,“干啥”要说“你抓呢”,“什么也不干”要说“抓也不抓”。

      到了1940年8月,我们侦察任务也紧张了,要求更急了。那时,也没有交通工具,就是靠步行。我们在彰河口(音)码头镇转得比较多。作为侦察员来讲,如果一个地方的情况没有摸清楚,就得反复去,一直到侦察清楚为止。侦察员去了好几趟,那里的敌人情况老是摸不透。上边(领导)老是发脾气,我就带着两个人亲自去了。

      在去这个地方之前,我们通过有关系(亲戚)的人,布置人察看敌人出来、进去、所带的武器等情况。了解了大概之后,就找了这些关系带着我们一块儿去看看。

      白天去还是弄不清,因为鬼子在,只能等晚上。那天中午,我们先到别人的亲戚家吃饭。正要吃饭,有老百姓说,不知是谁家来生人了。这下坏了,暴露了。据说一个伪保长把这消息报给敌人了。之后,敌人就包围了我们。

      我们当时在北房靠门口的地方坐着准备吃饭,因为是侦察员,警惕性高,一看,天哪,有10多个日本兵已经爬上院墙了。当时我们身上有土手榴弹,就把两个手榴弹的导火索捆在一起;另外我们的腰里有****。我们就往外冲,一出屋门,墙上的日本兵就打了几枪,我们冲到门口的时候,两边也有敌人,西边机枪已经支上了,我们就往两边各扔了两个手榴弹。借着手榴弹的烟雾,我们拐了个弯,就一直往南跑。

      敌人追在我们后面打枪。出村的时候(我们进来的时候村东头还没有日本人,这时已经有了,说明鬼子知道有情况),日本人就迎上来了,有30多个,有机枪,有小炮(叫震弹筒,放到腿上也能打,他们一个班有一个)。离村子几十米的地方有个砖窑,窑上就有10多个日本人,窑的前面有坑,我们就往坑里边跑,已不能从路上走了。

      我们进去的时候都把路看好了,不能从正道上跑。跑到村子外边,我们的侦察员被打死了一个(他姓缪,当兵的时间不长)。我的左腿、脊梁骨都中弹了,是弹片击中的。后脑也被擦了一下,没打中。跑不远,就有大水洼,敌人在后面打枪,用震弹筒、机枪打,但不追了。这时我就把腿用褂子裹住,继续跑。中弹的时候,腿沉了一下,也不觉得疼。我们向东南拐了一下,有一个小村。我们一进村,小村很小,站到小村里往后看,他们不追了,他们知道这里有部队。他们也侦察,有中国的汉奸,经常到我们部队一带卖咸菜、卖臭豆腐的,都是帮敌人干事的。回去以后,就到卫生队,但没有药,疼的时候让中医扎针止疼。卫生队的人说,把腿锯了吧,里面化脓了,往外流黑水。整个左小腿都烂空了,一个拳头都能伸进去。那时候一看不行就得锯腿,很快就好。我们的卫生队没有麻药,问我忍不忍得住,忍得住就开刀。我不愿意锯腿,领导也不同意我锯腿,主张开刀。后来部队南下在大别山的一场战斗中,就在这个伤口的上边又受伤了,那时候就有药了,才把炮弹片取出来。现在我的腿天气稍有变化就酸沉酸沉的,比天气预报还灵。

      由于这次侦察被暴露了,没有侦察彻底,我们只了解了敌人情况的一个大概:村西头大庙里有敌人一个中队(敌人的班叫小队,连叫中队。)具体什么武器还弄不清。那时战斗还没有定下来哪天打,我的腿也没好,我就叫我们的一个班长,叫二麻子的又去了一次,主要是侦察武器。

      那儿的地形、地貌我上次去已经弄清楚了。敌人住的地方都设有障碍,他们住的地方有铁丝网,把村里的树都锯了堵到他们住的地方。树杈都往外,挡得很高,有一人多高,外面什么也看不见。但这时我们已经知道是个中队,侦察武器就相对容易一些了。

经过了解,我们侦察到他们有七挺轻机枪(歪把子枪),有7个班,一个班一挺;有6个震弹筒。这是我们给他们做饭的中国人弄清楚的。

■打仗的时候,我们侦察员都在前面给部队带路。“……咱们这个连下来的时候就剩13个人了”

      百团大战中有一次战斗,我给我们团的一个连队带路。这个连担任主攻,连长外号叫“小钢炮”,是四川人,名字记不得了。这天夜里,天黑得看不见人以后,也就是10点多,我们就出发了。别的部队从其他方向走。虽然看不见,但地形我都侦察熟了,也没有用火把照明。不能从路口走,路口都是敌人。

      我们要打的这个村子有几百号日本鬼子,加上“皇协军”(就是伪军),那一片连着的两个村一共有一千多人。伪军特不能打仗,都是跟着日本人当炮灰的。

      我跟着连队一起从村北进去了。进去以后,连队伤人就不少了。这个连是主攻,有100多人,特别能打仗。当时,我们进村子的时候不能直接进,也不能翻墙,而是遇到低的地方就跳进去,遇到高的地方就掏洞进去,日本人就边打边往后退,还有我们别的部队分别从东边、西边进去。前面先进去了一个班以后,后面的部队就跟着都进去了。

      然后就一点儿一点儿的,把日本人都赶到村南去,到了一个洼地里。这时,日本人把他们的死尸和走不动的伤员,倒上汽油烧了。当时我都听见了,里面有没死的,被烧得哇哇乱叫,因为他们弄不走。

      有一部分日本兵逃跑到另一个村,我们没去,后来听说那里有几个日本人被捉住了。老百姓说,“丘子(老百姓的墓,里面是棺材,外面是垒的砖)里面藏有日本人。”周围有部队,老百姓就报告,把他们捉住了。后来把他们交给敌工组织了。敌工组织把这些日本人教育了以后,让他们在打仗的时候,在前面喊话。其他跑出来的日本人,有被零零星星打死的,有被捉住的,一共几百人基本上被消灭得差不多了。

      咱们这个连下来的时候就剩13个人了,连长一直在哭。

 

 
版权所有© 豫西抗日根据地纪念馆 豫ICP备13003312
0371-64188788 18737168899(散客) 0371-8596 9701 13938567746(团体)
地址:巩义市新中镇新中村 柏茂庄园内 技术支持:智多星网站建设管理软件